凉山州彝族文化研究所

 

                               传统文化是民族的身份证,是民族内在的灵魂和血脉。

网站首页| 彝研动态| 彝学焦点| 彝域风情| 文学艺术| 语言文字| 彝人风采| 诺苏杂志| 文物与生活图案对比|
 
 
当前位置:HOME > 语言文字

  三星堆博物馆陈列62个神秘字符是古彝文

 

三星堆博物馆陈列62个神秘字符是古彝文

米  赢

“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文字是彝文‘一诗’与‘三书’,是古巴蜀四体古彝文字”!2009年12月17日,古彝文字学者,越西县法院退休干部胡成荣在昌越西第二干休所家里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在这之前,胡成荣和凉山毕摩窝底子曲就已经给本报寄过一封信,阐述破译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62个文字是巴蜀古彝文的经过和相关考据。至此,一直难以破译的“三星堆千古之谜”继古彝文专家阿余铁日破译出三星堆文物器皿上的文字属古彝文之后,胡成荣和窝底子曲再次破译出“巴蜀图语”,从民间田野考察的角度识别和佐证了“三星堆千古之谜”——“巴蜀图语”系古彝文而成为2009年彝学界的一大亮点。
那么,胡成荣和窝底子曲两位老先生是如何解读和破译的呢?

数10位毕摩鉴别确认:这就是巴蜀古彝文

据胡成荣老人介绍,他和窝底子曲先后在凉山州内的6个县市请教过数10位名气很大、很专业的彝族毕摩和能准确识别古彝文的民间人士,他们都能够对照毕摩经书对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这62个字符进行了识读和释义。
经鉴别识认后一致得出结论,这些字符是早年的巴蜀古彝文,“只是每一个人识读的字数多少不等而已,我自己也能识读与诠释的就达44个字”。
胡成荣说,这10位彝族著名毕摩里,包括西昌的窝底子曲、雷波县的白哈批、美姑县的底阿比、吉克木牛、沙马日布、曲比尔铁、吉克伍呷,昭觉县的马比依达,越西县的吉克克底,喜德县的民间彝文经师阿来乌果等,以上这些人都出生于彝族毕摩世家。对于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62个字符,他们都能够在自己的经书里可以找到原始的字形和读音。
胡成荣认为,包括自己都可以识读和释义的有44个字(占总字数的70.97%),加上在《滇川黔桂彝族文字对比研究表》中也可以查到的9个字,两项合计53个字,占总字数的85.48%。为此,三星堆博物馆陈列那篇字符中仅剩下9个字尚待进一步翻识和识别,这之后,胡成荣在前述10位毕摩经师的指导下最终也释译出了最后剩下的那9个字,为破译出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巴蜀图语”打好了基础。
胡成荣和窝底子曲两位学者的另一个观点就是一直认同彝族学者且萨乌牛、吉格阿加“在三星堆博物馆列出的62个出土文字中仅笔者可认读、考释的就有50多个字,肯定地说,这是一些记事彝文,今天我们只能用彝文阐释其单字字义,读其现代彝语的语言,而不能也不可能准确无误的破译出他的段意或篇意,但系彝文文字系统是可以肯定的”(栽《三星堆之谜与彝族文化的渊源》)的论断,认为前述两位彝学专家准确无误的破译出了62个字中的31个字,为破译“巴蜀古彝文”提供了有力证据。

62个“巴蜀古彝文”:系记事诗和军事侦查手段

胡成荣老人和窝底子曲共同努力,通过认真地对巴蜀古文和古彝文进行对照解读、破译后认为,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这62个“巴蜀古彝文”应该分两个段落来解读,前一段应该是一首彝文记事诗(胡、窝将之称为“一诗”),而后一段的意思应是古代一种侦查结案制度的官方或专家导语(胡窝之将之称为“三书”),或说是一种重要的法度,抑或说是一种军事命令与管理制度,是具有巴蜀古彝文特有属性的“一诗”与“三书”。
通过用彝语解读,胡成荣和窝底子曲认为,前32个字其实是一首诗。大致意思是:“明君掌握权力的顶端,兽类以大象为最大(尊贵),牛羊满林地(指富裕或可翻译成“牛羊之母是植物”);英明的法官司判断事理一针见血,皇帝的儿孙最容易接过权力的权杖,日月人和鸡和睦相处,(人要和大自然和谐相处)”,破译或者说原古彝文的翻译结果说明,在古代时候早已经有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存在了。
(编者注:按照彝族古代和现代通用的古诗以“五言”句为惯例,该巴蜀文字在破译过程中,还存在断字断句上的欠缺。如果按照彝族“五言”句的语句断句断意以上古巴蜀文字一诗,还可以翻译成:“君王明理断案数第一,善类之中大象为最大;牛羊均是草木同母生,强戈利弩为战而断裂,天下人类帝皇最高贵,起源晨早为日月之子。)     他们认为后24个字中的前10个字的意思大致是:“牛皮口袋(或獐皮口袋)被鼠咬破(留下血迹),(以此为突破口)巡查兽类的踪迹”;认为这可能是古代的一种侦查手段或者侦查制度的缩写。后14个字翻译出来是“命令六龙(人名)掌管兵马牛(军权),指(一)名(人)掌管财务(财权)”,翻译出来的意思可能是指的一种财务管理制度,说的是必须加强财务管理工作,要把责任落实到具体的人头上去。所列62个字的左下方那个字从字面上直译的意思是“决定要放过年(假)”。意译的意思可能有“年终之后可施行或执行”,这可能是一种公文类型的书写手法。

巴蜀古彝文:与西南彝文字形、字音、词义和语法均相同

胡成荣和窝底子曲认为,上述这些巴蜀古彝文字,考古界因不识其字,不知其体,更不懂其所书写的内容,故称其为“巴蜀刻符”或者“巴蜀图语”等一而足。事实上,这些巴蜀古彝文与今西南彝文之间的字形、字音、词义和语法均属相同关系。两者之间字字相通,句句相通,古今相通,语法也相通,因而可以用古彝族文字准确破译出来证明,这些所称“巴蜀图语”、“巴蜀文字”不仅是古彝文,而且是“四体古彝文字”。
胡成荣举出的例子是,早期的古彝文象形字如“格”音,词义“勒”音,词义“月”,“瓦”音“鸡”,“资”音,词义“山羊”等等:中期的正楷字,如“笨”音“博”,“首”,“尔”音,词义“兽”等;晚期的草体与篆体字,如草体字“克”音“掌管”、“扫描”等意思,音度“堵”义“家”、“具”、“器”等;篆体字如“给”音,词义“官”,“府”音,词义“六”等等。都已经证明巴蜀四体古彝文字三个历史发展时期。
胡成荣和窝底子曲认为,早期的彝族象形表意文字,是最早的原始文字,是从万年以上的象形表意原始文字中保留下来的是早期象形表意古彝文,三星堆博物馆里陈列的62个字,100%可以用古彝文解读破译。所陈列的这些字,在凉山彝文中可以查找出36占总字数的58.06%,在凉山毕摩上可以查找的有12个字,占总字19.36%,在川滇黔桂彝文字中可以查到的字是14个,占总字数的4.84%。所以他们认为,之前所称“巴蜀图语”其实就是古巴蜀四体古彝文字无疑。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

地址:四川省西昌市北街老统部巷28号: 邮箱:615000.建议使用IE8.0浏览器,若用360安全浏览器请转兼容模式(极速模式看视频)
最佳显示分辨率:1024×768以上.电话:15196175151  宅0834-3288899, 邮箱:957106576@qq.com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