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州彝族文化研究所

 

                               传统文化是民族的身份证,是民族内在的灵魂和血脉。

网站首页| 彝研动态| 彝学焦点| 彝域风情| 文学艺术| 语言文字| 彝人风采| 诺苏杂志| 文物与生活图案对比|
 
 
 
当前位置:HOME > 彝学焦点

  沿着深深浅浅的的历史足迹

沿着深深浅浅的的历史足迹

——再探彝族族源

俄雷批尔

探讨彝族的族源,有必要从人类的起源谈起,简单地讲:要问彝族从哪里来?如果没有附加任何条件或者没有给定任何条件的话,其实也就是问人类来自何处?也就是要回答:人从哪里来。那么人到底从什么地方来呢?人类是古猿进化而来,这已经是专家学者所公认的科学真理,也是被人类学家用考古材料及化石所佐证所证实。谈论彝族的族源,我们要从人类学和民族学两个方面加以分析。人类的历史分为史前史和文明史,史前史是没有历史记载的历史,彝族称“哎哺”(原始)时代,指的是在人类有记载之前的漫长历史,主要存在于考古发现,从人类诞生,到有确切历史记载,都属于这段历史。文明史是人类有确切记载的历史,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的历史。
一、“哎哺”时代,猿人生活的大致范围
“哎哺”时代,就是旧石器时代,这个时代的人给我们只留下一些零碎的信息,我们研究这个时代的人,主要靠考古发现。

法国史前考古学家安德列·勒鲁瓦一古昂认为,欧洲旧石器时代的阿布维利时期的猿人距今5040万年前,流下活动足迹;晚期的马格德林时期的新人(克鲁马农人)距今1.8万年—1.1万年前,就有了比较成熟的生活迹象。

在亚洲的中国,1975年至1976年,在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属于上世纪的地层中发现了“拉玛猿”化石。学者推测“拉玛猿”生存于大约15001000万年以前,比欧洲早期旧石器时代的猿人生活年代早数百万年。“拉玛猿”化石的发现,说明了云南是人类起源的重要地区之一。1965年发现“元谋猿人”,1960年发现“丽江人”古人类遗骸,1965年在西畴县“仙人洞”发现的“西畴人”,都属于“智人”(新人)阶段的古猿人,以及后来挖掘出的旧石器时代的文化遗物,说明中国云南从遥远的古代起就有人类居住。

公元前3500年以后,苏美尔人在两河流域(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中下游)南部建立起很多奴隶制小国,首批国家在美索不达米亚、古埃及与印度河谷出现,在美索不达米亚,其存在著数个城邦国家。历史学家把从公元前40003000年之间的苏美尔文明称作“早期高度文明”)。苏美尔人是何许人也?现代考古资料证明:是黄种人,黑头发,语言与汉语相似,来自东方某地,发明了人类最早的发明了一种象形文字,后来这种文字发展为楔形文字。人种虽不详,但与中国古蜀国人(冉族或氐羌族融合多个族部的蜀族)有七分类似。以此推断,苏美尔人来自亚洲的中华大地,这恰好说明了中华文明(华夏文明)比两河流域早得多的又一个佐证。
人种到底是什么一个概念呢?前苏联人类学家乌尔希叶夫在《人类·民族·语言·宗教》里写道:“根据现代遗传学的研究和对五大洲发现的大量人类化石的研究与考察,证明人种起源于共同的祖先,并形成几个中心。”现代医学科学鉴定:人种之间的基因差异小于0.1%,说明人都是一个物种,即全世界人只有一种类,即相互通婚仍能产生可育后代。不同人种之间的通婚“基因交流”导致基因的差异不可能大于0.1%

遗传学专家布朗博士和阿伦•威尔逊都主张人类起源于亚洲,也正好与创世纪相同。他们推测的人类出现的年代也很相近,二十万年上下,而不是有些猜想的一二百万年。创世纪虽没有说明具体的年数,但他们给的年数似乎较一百万年这个数字较为可以接受。总之,新科学的进步,对我们是有利的,可以用DNA遗传密码破译人类的未知世界。

彝族人在这个时期,也在这个大群体之中是毫无疑问的。越来越多的古人类学家认为,主要分布于亚洲西南部(两河流域以及周边地区)和非洲东部的南方古猿人科(如拉玛猿)就是人类的直系祖先。

人类就这漫长的史前时期,改造着人类本身,也就在这艰难漫长的过程中走向文明。

二、“上古史”时期,古夷人的迁徙之路
在史前史和文明史中间,是神话传说阶段,我们称之为“上古史”时期,也称史前“社会”时期。这时期人类开始大规模迁徙,渐渐分散至可以达到的各大陆。大约与两河流域文明的同一时期,一支古老的有氏族血缘关系的部落迁徙至中国的西北高原(青藏族高原东缘地区、黄土高原西北地带)山区开始定居。黄土高原降水量相对少,水源充足(黄河从黄土高原蜿蜒流过),具备猿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古氐、古羌(同一种族系的多种部落的概称,不特指氐或羌)等多种族部聚集这一带,带来了难以避免的利益纷争。“氐羌系统的一部分部落融合于华夏族,另一部分经过历史的发展变化,形成古代汉藏语系的藏缅语族诸族的核心。”(马学良等:《彝族文化史》上海人民出版社,第7页。)可以这样说,氐羌文化不仅是华夏族形成的一大源头,也是包括藏族、羌族在内的横断山脉地区藏缅语族的先民与古夷人同根同源。部族间存在着某种经由联姻而产生的古老的血缘联系,形成早期古古羌人,民族大家庭的初级雏形逐渐形成。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是个大道理,在那样的历史背景下,由于生存环境等诸原因,彝语之系部落向祖国的西南方向游弋,达到横断山脉区,一部分顺山脉的走向,进入滇西北地区,有一部分迁徙至日史布卡(金沙江南岸)后,直接进入四川大凉山地区,在凉山地区短暂的停留,在部落酋王——“普合”带领下到达滋兹普乌。视滋兹普乌这地方,有山有水,土地肥沃,是个很适宜人类生存繁衍的好地方,彝族先民在此定居,开始生存繁衍。后发展到贵州、广西,形成了一种独立的群体(汉藏语系的藏缅语族彝语支系诸族)。与当地土著民族融合,后来形成了西昌地区的邛蕃和云南地区的滇蕃等便是彝族的先民。

疆域的扩大,分成了若干的小族落,方言差异的逐渐形成后,彝族先民就以部落为单位自居,彝族祭祀活动成“六夷”、“七羌”、“九氐”,即史书中常出现的所谓“越嶲夷”、“青羌”、“昆明”、“劳浸”、“靡莫”等就是古夷人部落的自称。与西南地区已有的百濮、百越两大古老族群长期相处、互相融合,并吸收了百濮、百越创造的南方文化。
彝民族是迁入祖国的西南以后,融合了其他部落或部落联盟发展而成,家族血缘关系逐渐从部落或部族中分离出来。

三、“西南夷”时代,“六祖分支”是彝族史转折的新纪元
3000
年前彝族祖先已广泛分布于西南地区,即史书中常出现的所谓“越嵩夷”、“侮”、“昆明”、“劳浸”、“靡莫”、“叟”等部族。汉朝被称为“西南夷”(汉代对分布于今云南、贵州、四川西南部和甘肃南部广大地区少数民族的总称。其中彝族人占绝大多数)。“西南夷”时代诸族经济发展不平衡,夜郎、靡莫、滇、邛都等部族定居,主要从事农耕;昆明从事游牧;其余各族或农或牧。与巴蜀有商业来往。两汉于其地置八郡进行管辖。此一称呼一直延续到宋元时代。

“西南夷”时代形成的彝族支系繁多,有诺苏、聂苏、纳苏、乃苏、聂祖、罗婺、阿西泼、阿细、撒尼、尼颇等自称,但并非皆为民族意义上的自称,如罗婺、撒尼、阿哲、阿细是支系名称,诺苏、聂苏、纳苏、乃苏、聂租的方言土语,在彝语语境中含义完全相同,皆源于“尼措”的“尼”。8世纪30年代,古彝人的统治范围达到今云南东部、贵州西部与四川全部,基本上控制了彝族先民的主要分布地区,形成中国古代西南诸族中具有影响的民族。

根滇东永善搜集到的手抄本《雪族》(ꃰꎝ一书是彝文写成的,其中有一章节是“人的起源”(彝族人的起源),开篇有这样记载:(笃慕啊)昊女是嫁来,里女私奔来,平亚曲是跟来,这三个女子,三女主三地方,都归于笃慕。昊女是武和乍的母,里女是糯和恒的母,平亚曲是布和默的母。武乍两长房,住楚曲牟乌这地方,糯恒是二房,住庐坡模克,布默两幺房,住士亚哩堡。先是祭祀忙,武乍最幸运,武乍找婚配,亘却来开亲;次是渡就处,糯恒渡九家,糯恒找婚配,亘波来开亲;后是得次注,布默得次注,布默找婚配,士乍来开亲。武祖慕雅切,乍祖慕雅考,糯祖慕雅热,恒祖慕雅卧,布祖牟齐齐,默祖牟克克,三双六个人,就此分开了。这大概就是史书上记载的“六祖分支”了。

据彝文文献记载,在“西南夷”时代,彝族曾经历了洪水泛滥的历史,虽然彝族先民战胜了洪水,但“洛尼山”周边的资源全受洪灾,彝族先民陷入无可逆转的生存危机。始祖笃慕主持并决定,以血缘关系为纽带朝不同方向迁徙、拓疆,将其子民分为武部(慕雅切)、乍部(慕雅考)、糯部(慕雅热)、恒部(慕雅卧)、布部(慕齐齐)、默部(慕克克)六支(六大部落),每两支人为一联盟形式,向一个方向迁徙、拓疆,将彝族先民分向各地,形成古代南中具有影响的民族。后世的彝族把这一次重大的历史活动称为“六祖分支”。
“六祖”即六部的分支及迁徙的大致方向:武部落长慕雅切、乍部落长慕雅考率两支人向南边沿普渡河流域发展,直达现在的滇南及滇西一带;糯部落长慕雅热、恒部落长慕雅卧率两支人,沿金沙江流域逐渐进入现在的凉山、川南及昭通乌蒙山区;布部落长慕克克、默部落长慕齐齐率两支人向中部发展,逐渐发展到现在的曲靖、宣威和贵州的兴义、普安、安顺、威宁、毕节水西一带,其中少部份人南下进入现在的广西隆林等地。
“六祖分支”是彝族史上第一次有组织有统筹有目的地迁徙,这是古彝人在西南地区历史转折的新纪元。可以说,彝民族以各支系血缘为纽带的族部观念已真正形成,由此我们得到这样一个观点:从民族学的角度讲,彝族是西南土著说是有史料依据的。凉山彝族来自滋兹普乌也并非胡乱猜测。

“六祖分支”后,在长期的形成与发展中,活动范围遍及今云南、四川、贵州三省腹心地带及广西的一部分。彝族,原称“夷族”,其名源于汉史记载中的“西南夷”(西南少数民族的统称)。根据彝文典籍《彝族源流》、《西南彝志》等历史巨著记载,自称为“尼”,古代汉语“尼”发音为夷,故汉文记载多称“夷族”。解放前,彝族被称为“倮倮”或“夷人”等多种称呼,解放初被称为“夷族”。彝族原来自称“罗倮”,在彝语中“罗”(音)意思是虎,“倮”(音)意思是龙,以两种代表力量与神秘无畏的动物自称,意思是说彝族是勇敢和强大的民族,更多意义上反应了彝族人对自己民族的自豪感,但旧社会各民族之间缺乏交流,外族人称彝族人为“倮倮族”、“ 蛮夷”均有某些侮辱性。解放以后,国务院开展对各个少数民族名称的确定工作,毛主席和周恩来在北京会见彝族代表研究讨论,在会议上提到以前彝族名称不统一,破除旧社会的民族歧视称为,大家认为新中国是由兄弟民族组成的大家庭,大家应该平等互爱。毛主席提出了把“夷”字改为“彝”字,他认为鼎彝是宫殿里放东西的,房子下面有“米”又有系,有吃有穿,代表日子富裕,大家听了很满意,一致表示赞成。从此“彝族”就被正式定为彝族各支系的统一族称。
——————
参考书目:
   1
.方国瑜.彝族史稿[M] .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843
     
2.陈本明(执笔)傅永祥.昭通彝族史探[M].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20019
     
3.马长寿.氐与羌[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第1版)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

地址:四川省西昌市北街老统部巷28号: 邮箱:615000.建议使用IE8.0浏览器,若用360安全浏览器请转兼容模式(极速模式看视频)
最佳显示分辨率:1024×768以上.电话:15196175151  宅0834-3288899, 邮箱:957106576@qq.com 

网站管理